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全球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超4万例


据报道,上述谣言被很多社交媒体用户甚至门户网站传播,YouTube网站关于这则谣言的视频观看人数超过40万人次。Republic World的报道称,实际上,这并不是说疫情期间中国有2100万部手机消失,只是取消手机号的用户数量。这对于中国三大移动运营商的16亿注册用户而言,只是一小部分。专家分析说,手机用户减少,部分原因是打工者注销了在外地的手机号,因为疫情让他们没法外出工作。随着中国各地开始复工,手机用户又会再次增加。

3月29日,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召开。滞留湖北的北京人员如何返京?对此,北京市重点站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新闻发言人毛军介绍,铁路专列和公路自驾两种返京方式,都需从“京心相助”小程序填报信息并审核通过后再返京。

一是铁路专列返京。返京人员通过微信或支付宝,搜索“京心相助”小程序,选择“返京服务”模块,详细填报主行人与随行人员信息,经相关健康部门审核通过后,在“京心相助”小程序中,填写相同日期、车次、乘车站等信息,并按12306短信提示办理购票。购票成功后,如需退票,请按铁路有关规定办理或咨询12306。非湖北地区人员无需填报。【环球时报综合报道】“2100万手机用户真的在中国消失了吗?”印度新闻网站Republic World 3月30日发表了一篇辟谣报道,揭示了一条有关“中国隐藏新冠肺炎实际死亡人数”的谣言。该谣言质疑中国政府公布的死亡数字,认为中国三大移动运营商今年1月至2月流失用户的数量2100万“等同于死亡人数”。这只是近期在印度流传的有关中国新冠疫情的谣言之一。从中国疫情暴发到抗疫初步告捷,印度媒体一直全程紧盯,对中国的造谣、抹黑也从未缺位。而印度疫情形势严峻后,它们又希望学习中国,从中国进口物资。

讽刺的是,如上图所见,台湾“中央社”在对许信良等人主张停止使用“武汉肺炎”的观点进行报道时,其页面上还赤裸裸显示着“武汉肺炎”的字样。

对于许信良等人的言论,有岛内网民表示,很难啦,(民进党当局)不故意制造事端怎么收割政治利益呢?还有网民讽刺表示,全世界只剩台湾还在用“武汉肺炎”,是在自我隔离吗?↓

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曾于2月11日在瑞士日内瓦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命名为“COVID-19”。台湾地区流行疫情指挥中心2月12日却表示不愿意改名,声称为方便民众理解,仍简称为“武汉肺炎”,还建议媒体报道时采用这个称呼。台“卫福部长”陈时中还曾挑衅称,“如果叫中国肺炎不是更糟糕吗?”

报道称,许信良也对此认同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日前为了刺激中国大陆特别称为“中国肺炎”,是一种报复性的用法,但特朗普后来也不再使用,台湾既然希望参加国际组织,对全球对于肺炎名称的共识也应该尊重。他说,台湾在两岸关系上不需要特别刺激中国大陆,既然大陆在意“武汉肺炎”这个名称有歧视意味,台湾真的可以避免使用。许信良还提到,现在谈两岸互助合作更具意义,他呼吁两岸超越“传统对抗”,共同对抗疫情和经济萧条,全世界也都应该如此。

许信良(图源:台湾“中央社”)

台湾“中央社”报道截图

毛军介绍了返京申请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