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已向海外中国留学生调配50万份健康包
来源:外交部:已向海外中国留学生调配50万份健康包发稿时间:2020-04-03 03:07:22


28日,陶勇在直播中与公众见面。(直播截图)头部中三刀 如同“鬼门关里走一遭”

英国西萨塞克斯郡一名男子因担忧新冠疫情后的经济来源问题,开枪杀死了自己的两个女儿和她们的母亲,之后自杀。

据英国《太阳报》报道,42岁的罗伯特·尼达姆于29日在家中开枪杀死了与他一同生活了9年的伴侣凯莉·菲茨吉本斯,还有他们的两个女儿,5岁的艾娃和3岁的莱克斯。罗伯特在向自己开枪前还杀死了家里养的狗。

罗伯特的建筑公司因疫情被封锁后,工作变得很紧张。有消息人士称,罗伯特正在负责一项扩建工作。“他担心工作因封锁而停滞。目前还不能确定这是他的作案动机,但这确实是罗伯特一直在想的事。”报道称,近日至少还发生了另外3起可能与疫情产生的压力有关的案件。警方尚未对他们的死因发表评论,但也没有寻找其他与此案有关的人。当地警长杰里·韦斯特曼表示,调查人员认为这起悲剧是发生在家庭内部的事件。“这是一起孤立事件。在调查的初期阶段,我们没有寻找与这起事件有关的任何人。”复旦大学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永振教授与合作者悉尼大学爱德华·霍尔莫斯(Edward Holmes)教授3月26日在《细胞》上发表文章,揭示了病毒的基因数据告诉人们的真相以及人们对于疫情起源的认知鸿沟。

作者同时呼吁,考虑到野生动物中病毒的巨大多样性及其正在发生的进化,尽可能地限制我们接触动物病原体可能是降低未来暴发风险的最简单和最经济有效的方法。

病毒从蝙蝠到人需要进化20年

研究者认为,虽然积累遗传多样性意味着现在有可能检测到不同的新冠病毒序列的系统发育簇,但仅通过基因组比较很难确定该病毒在全球人群中传播时是否固定了重要的表型突变,任何这样的说法都需要仔细的实验验证。

受伤后的陶勇这两个月的身份转变成了患者,他也从患者的角度分享了自己的感受。“有关心我的朋友曾经问我大概能恢复成什么样,但是我自己并不去问医生这样的问题。”他说,这类似于问一个老师“我的孩子能不能考上清华北大”,一旦表达出期望值,就会给医生压力,其实病人需要做的就是配合医生,询问医生自己该怎么配合。直播中,陶勇也谈到了近年来频繁引发伤医案的“元凶”——医患矛盾。他说,现在医患互相不信任,患者不信任医生,总怀疑医生开的药不管用,医生也不信任患者,担心患者是否监听监视自己,同时又觉得患者的医从性不好,这是导致治疗不好的最大障碍。“医生和患者的共同敌人是疾病,我们要成为战友。”陶勇同时坦言,目前包括他在内的北上广等地的医生承担了巨大的工作压力,很多人的体力、精力完全透支,有时候秩序也不好,这对患者和医生都是煎熬。“很多患者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来到北京,就为得到一句回复‘没事儿,回去吧’。”陶勇认为,可以通过科学的模式,建立起一个团队,让北上广等地的医生能够和地方医生的形成联动。在他看来,很多情况可以在地方解决,首诊在北上广进行后,复查可以在地方。这样既减少北上广医生的工作量,同时也可以帮助地方的一些医生积累经验。同时,他也希望,今后患者可以放下内心的焦虑和“完美主义心态”,未必所有病都要找北京的医生来解决,也不用连打针都需要主任亲自操作,要选择相信医生,才对患者有利。

另一方面,考虑到RNA病毒的高突变率,研究者认为,更多的突变将出现在病毒基因组中。“这将帮助我们跟踪新冠病毒的传播。然而,随着疫情的蔓延,我们的序列样本量相对于病例总数可能会非常小,以至于很难检测出单个的传播链。因此,在试图推断确切的传播事件时,必须始终保持谨慎。“作者表示。

“我可能确实比一般人心大,或许和平时救治的病人有关,很多是治疗很棘手或者其他医生不愿意治疗的病人找到我。见到了更多人间的苦难和悲痛,我觉得今天的我不算什么事儿。”直播里,陶勇和大家分享了自己从医经历中,接触的几个印象深刻的例子,其中就包括一个曾经患有视网膜母细胞瘤的小女孩。2002年,还在北大人民医院做研究生的陶勇接触到了这个当时只有两三岁的小患者。他回忆,那时,孩子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无奈摘除了一只眼球,但是另外一只眼球也发现有肿瘤迹象。医生通过各种手段对另外一只眼球进行治疗,小女孩每两三个月就要接受治疗,而当时她家里经济情况非常糟糕。“爸爸带着她从河南农村出来,在北京居无定所,住过医院附近的地下通道,就这样给孩子坚持治疗了十年。”陶勇说,孩子的命最后保住了,但是另外一个眼球没有保住,变成双眼摘除。即便如此,这个孩子的内心依然非常阳光开朗,笑容总洋溢在脸上。此后,陶勇和孩子的爸爸一直有微信联系。当孩子的爸爸从网络上得知陶勇被砍伤的消息后,要给陶勇捐1000元,表达心意。陶勇没有收他的钱,但是这件事给他带来了巨大的感动。“患者是自己最好的老师。”陶勇说,病人没有在最困难、最黑暗的时候被人拒绝,他们就能仍然对世界抱有感恩的心。他感谢老天爷,让自己一直看到真善美。“我自己遇到劫难,但我不想把自己埋在仇恨中。”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