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对派前立法会议员2项"袭警罪"成立 月底判刑


据《纽约时报》6日消息,当天,纽约市议会卫生委员会主席马克·莱文(Mark D. Levine)在推特上发文称,纽约市首席法医办公室正在研究在公园挖掘临时埋葬病亡者的万人坑。

当地时间6日,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严重,纽约市太平间不堪重负,市政府或考虑寻找场所用以临时埋葬新冠肺炎病亡者,有市政府官员称,纽约市或将病亡者埋葬在公园内。

对此,纽约市长白思豪回应称,纽约市暂时没有计划把公园变为临时墓地。白思豪指出,假使新冠肺炎病亡者人数超过纽约市太平间的最大容量的话,那么纽约市政府确实会考虑将这些无处安放的病亡者遗体临时埋葬,纽约市有能力处理此事。

纽约市首席法医办公室发言人阿雅·沃西·戴维斯(Aja Worthy Davis)则表示,纽约全市每天不仅有数百人死在医院里,而且死于家中的人数正在激增,“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每天死于家中的人数在20至25之间。”戴维斯说道,“现在每天平均则约有200人死在家中。

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检查我插管的病人。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一个积极的期望。”

据西班牙媒体3月末报道,西班牙从中国采购的一批新冠病毒快筛试剂盒结果精确度仅为30%,距要求的80%具有较大差距。由于此事恰逢西班牙宣布将花费4.32亿欧元向中国购买医疗物资,故而在西班牙社交网络上引起极大关注。随后中国驻西班牙使馆澄清,这批试剂盒与中西大笔采购协议无关,该批试剂盒的生产企业易瑞生物也并不在中国商务部向西班牙提供的医疗设备销售企业名单中。

“虽然我们现在依靠冷藏拖车来存放尸体,但是我们现在几乎已用尽了全部的冷藏拖车。”莱文说道。

文章最后,德伯格葛雷夫表示:“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血氧水平下降,心率下降,血压下降。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临时代办姚飞日前接受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专访时表示,中国正在就向西班牙派遣专家团队一事和西班牙进行探讨,考虑适时派出医疗专家组。他同时表示,中西医疗和公共卫生合作不会因为不久前发生的“疑似次品试剂盒风波”这样的“个别小插曲”而发生逆转,事实上,使馆每天都会收到来自西班牙四面八方的民众来信,表达对中国的感谢。

另据姚飞介绍,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也采取了一些国内的防疫措施和经验,比如坚持每日公共区域消毒两次,要求馆员每日汇报健康状态,并于近期开始试运行“弹性办公制”,允许部分人员远程办公,以减少人员出行和办公场所人员聚集。目前,中国驻西班牙大使馆全体人员均状态良好,正全身心投入疫情期间的外交工作。“我们会在加强自我防护的同时,履行好使馆各项职责,维护好华侨华人生命健康和切实利益,推动中西关系在经历疫情考验后迈向更高水平”。截至6日,纽约市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72181例,其中3485人病亡。

文中,德伯格葛雷夫介绍,“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6个晚上。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使其可以通氧。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