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一饭店两位境外人员逃掉后确诊新冠?警方辟谣


本文图均为 外交部 图

在迈阿密海滩上,疫情阻止不了大学生的春假热情;在时尚之都纽约,仍有不少年轻人跑到外面玩。政府对“熊孩子”其实也很难拿出对策,还得等社会舆论发挥作用。不过,从人口年龄结构的角度看,美国抗疫的基础条件比起严重老龄化的欧洲要好一些。

19时许,G164次列车到达北京南站。北京南站派出所值勤三队队长曹宇、指导员刘鹏颐前往站台上接车,将吸烟男子带回派出所处理。

马茂总统说,大使阁下是基中复交后首位中国驻基大使,在当前形势下克服困难来基赴任具有重要历史意义。马茂重申基里巴斯政府坚持一个中国原则,表示做出同中国复交决定完全符合基国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事实证明,这是完全正确的决定,也得到了基人民广泛支持。

但美国民众一旦意识到危机存在,无论是对政府措施的配合度,还是自救意识,都能够迅速调动起来。因此,不要误以为美国人还在梦游,任何一国国民都不会坐视形势失控。

在疫情发展到全球的现阶段,对标中国是不妥当的。意大利6000多万人口和中国对标,美国3亿多人口也和中国对标,并不是一个评估疫情的科学标准。

值得一提的是,在20世纪90年代担任过驻基里巴斯使馆临时代办的吴钟华,曾撰文回忆自己在这个大洋洲岛国的岁月。

中国当下已非疫情暴发和传播中心,对标中国确诊数量既无助于客观评估疫情,又会强化疫情与中国之间关系的刻板印象,对全球合作抗疫有害无益。WHO或其他国际权威的专业机构,应该给出一套客观评价疫情严重程度的科学标准,以便于各国政府和民众正确解读疫情信息。

无论如何,全球抗疫的焦点确实转移到了美国。美国的疫情形势关系到全球经济和金融的稳定,确实举足轻重。应该承认,此次疫情早期各国的准备都嫌不足,美国也未能例外。美国政府是最早采取口岸管制措施的国家之一,但新冠疫情高传染性和无症状传播的特性,还是没能防住疫情输入。

公开资料显示,唐松根曾在驻厄立特里亚使馆,驻美国大使馆,外交部政策研究室、干部司、涉外安全司等处工作,担任过外交部外事管理司副司长等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