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向希腊援助抗疫医疗物资
来源:中国向希腊援助抗疫医疗物资发稿时间:2020-04-03 20:27:49


杨占秋认为,Peter Antevy 发布的图片中IgG的横线颜色确实很淡,是否真的IgG阳性还需要通过酶标仪去检测,而不能肉眼判断。不过,对于留言者“无法区分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的说法,杨占秋认为没有根据,因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就是“用已知新冠病毒抗原来检测未知的抗体”,而非检测所有的冠状病毒,“就好像一条长矛,只配特定的一面盾。” 根据Peter Antevy提供的该检测工具的说明文档,该工具对IgG抗体的敏感性达到98.8%,特异性达到98.7%。

有国外网民质疑Peter Antevy是在炒作,并询问他和该检测工具生产商之间的关系。他表示,这款工具已在中国广泛使用,现在在美国也能买到,而自己与生产商没有关系,“我想从中国引进这些工具,以便对与我合作的急救专业人士进行检测。”他还表示,自己之所以要重新检测,是为了与另一个品牌的工具对比。

当地时间4月2日,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Michelle M. Mello和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系副教授Rebecca L. Haffajee联合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在线发表观点文章“Thinking Globally, Acting Locally — The U.S. Response to Covid-19”。她们在文中明确表示:新冠肺炎COVID-19已暴露了美国联邦政府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主要弱点。

实际上,“病毒在更早时间就已经开始流行”的怀疑一直存在,尽管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CDC)公布美国境内第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是在当地时间1月21日。杨占秋认为,如果Peter Antevy确实被证实感染过新冠病毒,且能排除他是无症状感染者的可能性,那几乎可以说明新冠肺炎在美国流行的时间比官方确诊更早。

然而,在非常时期,各州和联邦政府可以启动紧急权力,以扩大其迅速采取行动保护公民生命和健康的能力。截至2020年3月27日,所有50个州、数十个地方和联邦政府都宣布了COVID-19紧急状态。由此产生的行政权力是广泛的,它们的范围从停止商业活动到限制行动自由,到限制公民权利和自由,以及征用财产。

图:Peter Antevy表示自己在1月份第一个星期出现疑似症状,一些网友也表示自己曾经在那时出现过相似症状。

她们的建议包括:白宫必须扭转其过早减弱现有解决措施的做法,同时应该让州长尽其所能减轻疾病的影响和传播,包括强制执行居家命令、关闭学校,及获得足够的医疗用品和新冠检测;行政部门应召集州长和州公共卫生主任,并敦促他们就一套协调一致的社区缓解干预措施和时间表达成共识;国会利用其支出权利,进一步鼓励各州遵循统一的社区缓解方案,其中包括有效执行公共卫生命令的措施;国会利用其州际贸易权力来监管那些影响新冠病毒跨州传播的经济活动。

“在11月中旬,我在3周时间里得过最严重的流感,身体疼痛、精疲力尽、干咳、发烧,但没有出现肺部疾病。”一名网友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她表示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

中国这么做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要努力挽救更多的生命。因为中国深知,病毒没有国界,人类是一个命运共同体,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